正在阅读:日本国旅行笔记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资讯 / 旅行笔记 / 正文

我的眼睛带你看世界1.png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日本国旅行笔记

转载 2020/07/30 09:09:02 发布 来源:思想备忘录 作者:VictorCL 3794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借个题目而已,并不是真的像林达《西班牙旅行笔记》一般浸透着历史(实乃做不到),也不如斯坦贝克携犬横跃美国那样细节丰富,更没有三毛那么多的奇遇。不要误会,因为说实在的这也不是旅行网站上面那种图文并茂的攻略,只是旅行途中的偶然灵感之集合外加点照片而已。其实我旅行这么久以来的省钱攻略可以浓缩在几个词里:不跟团、住青旅、早订机票,在日本又多了一条——吃便利店,除此之外,正八经的攻略可以看马蜂窝和穷游,暂不细表。下面进入正文。


(一)初识岛国

2018.7.19,东京

一位西班牙朋友之前跟我讲日本人特别是东京人的冷漠,说服务业从业者活像机器人,然而经过切身体会,觉得人们还挺热情的,虽然不知道热情是真是假,毕竟也比那种死板的礼貌强得多。有时候有的服务员收银员明知道我不懂日语仍然要讲日语,正是因为是带着笑的,也就很难让人拒绝了。当然,东京这边的人英语貌似也还不错,好多次问路都碰到发音和流利度都还说得过去的当地人。

晚上的歌舞伎町一番街和时代广场很像,从建筑布局到人来人往的街道,很明显就是要告诉人们什么是“繁华”。不过这里和阿姆斯特丹的对应区域差别很大,阿姆斯特丹稍显寂静,没有这么熙熙攘攘,更加暗流涌动一些。当然也不是说阿姆斯特丹不受欢迎,那可是不少欧洲人去荷兰的主要目的地。其实就本质来讲,反而是阿姆斯特丹更明目张胆,东京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我觉得这是因为两个地方的组织方式不一样,毕竟两国法律不一样,具体就不细谈了。


(镰仓高校前站)


我国不允许携带武士刀入境,当然也有一种方法,就是先运到尼泊尔,然后陆路进藏再转运,不过成本有点大了。事实上,上好的日本武士刀真品至少要百万日元以上,而且负责任的刀主会去了解买家的人品,所以即使有钱可能也买不到。看《禅与日本文化》,发现武士的刀或者剑已经和武士本人的精神融为一体,武器已经是身体的一部分,这也许就是武士刀的魅力和价值来源之一。

东京和镰仓的欧洲游客都很多,相比之下北京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外国人了。中日社会总归差异很大,政治文化各方面都不一样,估计对西方人的吸引力也不一样。我虽然不看动漫,不过因为要帮朋友买《柯南》,还是去秋叶原感受了一番,作为外行说不了别的,不过至少还是亲眼看到了文化的力量。那真叫一个琳琅满目,很多游戏和动漫都是过去的东西,都是从游戏机DVD的时代积淀流传下来的,到如今仍然在卖且卖的出去,算是印证了经典永不过时那句老话。之前没看过什么书,对日本文化了解太少,希望接下来能更深入得了解这个国家,最好是通过人类学的视角。
 

(歌舞伎町一番街)


(二)徒步登顶富士山的些许体验
2018.7.22,京都

一开始只是打算在河口湖附近遛遛弯,远眺一下而已。不过在室友的建议下,最后歪打正着竟然登顶了富士山。峨眉3099米,富士3776米,要知道拉萨也就3600多米,所以非职业选手登富士不是轻轻松松就能上去的。

我觉得业余登山的话,只要海拔上了3000,主要问题就不是体力,而是适不适应高海拔的缺氧环境。一路上不乏外表健壮之人拿氧气罐吸氧,嘶嘶的那个声音听着都让人紧张,就好像在ICU病房里。王石说自己当年下珠穆朗玛靠捡别人剩下的氧气罐生存下来,如果情况属实,那真的很厉害了。高反会导致头痛呕吐等症状,严重了不躺不行,根本就走不了路,还会有生命危险。

对一般人来说,背包、手套、防寒服、登山杖、头灯(如果晚上爬)、登山鞋这些是必不可少的。其实登富士这样不是很高的山,越专业的人士需要的装备越简单,可以轻装上阵,而越是新手越需要更多器材来支撑,我们这次就是用到了以上那些东西。不过我上去之后发现忘记带厚衣服,只得借室友多带的,在这里表达无尽感激。


(远眺富士山)


真正的登山是要走原始土石路的,就是说根本没有修好的阶梯,所以登山杖和手套在这时就显得至关重要,很多时候都得手脚并用。而且还得时刻注意千万不要扭伤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否则可能就要叫紧急救援车了(如果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貌似需要直升机),富士山的救援车是一种履带式小车,有点像缩小版的挖掘机,还挺有意思的。顺带说一句,如果是新手的话还是建议和别人一起,就是最好不要一个人,否则出问题就很麻烦,即使到不了生与死的地步,这趟登山也得半途而废了。


(凌晨登山的众人)


另外,决定登山之后最好先锻炼一下,免得不适应密集高强度的体力消耗,这也是我这次没有顾及到的,索性富士还不是那么难爬,有之前的体能基础还可以应付。不过考虑到下一步走要圣地亚哥朝圣之路,如果不先跑步训练一下,很难连续一个月徒步八百公里。

顺便一提,以后大家谁想尝试一下乞力马扎罗,可组队一起挑战非洲之巅。
       

(半山腰俯瞰河口湖)


(三)八日印象

2018.7.25,奈良


旅行其实是打破一些偏见的过程,也是让一些歪打正着的成见更加牢固的过程。在这两个并行的过程中,一个人逐渐养成的习惯就是一定要自己看一看才可以确定地说出一些东西,关于政治好坏,关于道德优劣,关于一切的区别。去西班牙之前,我对那个国家的概念差不多也就是吉他足球斗牛阿尔罕布拉宫,去了之后发现jamón和tortilla也很不错。玩笑归玩笑,不过随着自己作为一个旅行者走过更多的地方,我越来越相信眼见为实。下面举个例子。

江户幕府时代开创者德川家康主导修建的二条城是当时日本的权力中心,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家族的穷奢极欲,没想到也仅仅是城墙内的几栋木屋、池塘和不大的庭院而已。我们大概会遵循自己以往的经验想象事物的面貌——我按照故宫的豪华程度在头脑中勾勒天皇和幕府将军的府邸,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于是我们总是对没有见过的人事物充满误解和幻想。所以,如果打心底要保持任何一个事物的理想画面,那还是不要正面接触它为好,因为客观事实可能并不能如我们所愿。



去年暑假之前,我对日本完全没有兴趣。因为历史和政治原因,加上我也并不喜欢动漫这些流行文化,我甚至一直不太待见这个国家。之所以后来非常想来看看,完全归功于小学期宗教人类学的日本老师,兰卡斯特大学人类学教授川並広子。课上的主题虽然不是日本文化,不过我们还是了解到不少神道教等日本宗教和习俗方面的东西,从那时起我就想着有机会一定亲自来日本看一看。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日本之行,景点对我而言并不是重点,来之前没有太多规划,来之后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对名胜古迹那么热衷。对日本历史不了解是原因之一,以及我在欧洲去了太多“必去之地”,因此对打卡景区失去了热情。天气对旅行者而言也很重要,这几天日本各地都酷热难耐,让人无法思考,在室外走路能不中暑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正因为如此,在对物质文化遗产彻底无感的情况下,能赶上京都祇园祭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真是拜天所赐。



一周以来,我没有太多深刻的体会,不过由于一直注意观察,倒是对一些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有了一定的印象。遍地都是的便利店和自动售水机、服务业的礼貌和周到、普通人遵守交规的习惯,以及在富士山看到的小学生登山的景象,无一例外让我对这个国家产生好感。我觉得日本人很重视细节,在很多方面都有一种精气神,这甚至影响了他们的教育观。日本人有一点一丝不苟,也可以说是死板,不过我想所有人的稍稍死板总要好于大多数人的“灵活变通”,因为从宏观来讲后者会给整个社会带来更多麻烦。

在岛国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不企图得到什么可以改变生命的灵感,只希望能继续以小见大,再收获些可以助力个人成长的经验。


(京都祇園祭)

     
(四)没有樱花的大阪

2018.7.28,大阪


我经常赞赏别的国家,但与此同时我绝对不会骂自己的国家。我觉得批评可以,因为目前没有完美的国家,但是不能骂,骂已经是什么地步了——打是亲骂是爱我从来不敢苟同,骂祖国就更不行。

呆过美日英法德,去过斯里兰卡土耳其,说到底如果长住的话(不考虑语言因素),还是喜欢发达国家以及物质上的很多方面接近或者超越发达国家的国家,比如我国。这么说一定会有人骂我,不过没关系。所谓发达国家,自然环境好,基础设施先进(比如交通便捷),消费水平和人口素质普遍比较高,医疗卫生有保障,当然犯罪率嘛,因国而异,不太好说。物质生活水平这个东西,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以下内容绝没有歧视,只是摆一下例子而已。



一年多前在南亚的斯里兰卡住过两周时间,期间也遇到不少欧洲人、澳洲人和美国人,大家要么是游客,要么是度假,要么是和我一样做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不过不管做什么都是短期的。我们当时都挺开心,毕竟在各自的家乡很难近距离接触野生大象。然而心照不宣地,我们其中没有一个人想永远住在斯里兰卡,哪怕是首都科伦坡。至于我自己,原因很简单,因为不习惯椰子油和相对非常落后的基础设施。其实斯里兰卡当地人并没有看不起自己的国家,这很不错,特别是老人,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没什么抱怨。

不过有一次我在科伦坡遇到了参加示威游行的当地年轻人,他们抗议中国港湾在科伦坡港的工程项目破坏环境。其中有一个人估计看出来我是中国人,于是半开玩笑地用英语说:“我们没有你们中国人那么有钱,但是我们不希望你们破坏我们的环境。”当时我瞬间意识到的并不是中国港湾具体有什么过失,而是很幸运活在当下的中国。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


(大阪城天守阁)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要说改革开放之前中国人生活质量差,不过信息也不通畅,人们并不知道物质富足是什么样的感觉,所以也就那样活着了。今非昔比,目前国内的大多数大中城市相比欧洲很多大中城市是不相上下的,这里我不说古迹保护,不说房价,不说人均住房面积,只谈基础设施水平和消费品丰富程度。可能中国的老一辈对生活天翻地覆的变化感受更深,我们这一代生来没多久就步入信息时代,对很多东西就觉得理所应当了。其实只要去其他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看一看,就会知道并不是所有人类都能享受到中国水准的物质文明。

包括最近、去年、前年...甚至可以一直追溯到新中国成立,社会弊病向来很多,特别是在众矢之的的“精神生活”方面,事实如此,没有什么掩饰的必要。不过如果把历史倒回来让我重新选,我仍然选择物质先行一步。先有了物质,根据国情再做其他调整,貌似问题不大。我们不应该妄自菲薄,我一直觉得中华民族是有精神力量的,是有自己的思想的,这不是少数人可以左右的。中国人,表面上可能是一回事,内心里可能是另一回事,知道的不一定说出来,说出来的不一定是真言。民族气质上的东西,五千年了,哪能说变就变、说没就没呢。


(丰臣秀吉像)


我在神户有幸拜访了孙文纪念馆,发现展板上面的文字还是能代表日本方面的一些观点的。日本人觉得从辛亥革命到如今,中国历代政府一直保有孙中山先生的革命精神内核。我想这一点相当重要,只要近代中国的气节还在,就不难继续发展下去。可惜的是,我的初高中历史书上面几乎没有提及黄兴、宋教仁等人的故事,我对他们的了解还都是通过单田芳先生的评书得来的。直言不讳,这确实是个问题,因为近代史很重要,作为一个中国人,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自己国家的真实历史,特别是风起云涌的近代史,这样子在对待当下时局的时候也才不会太肤浅,也才不会屡屡出言不逊。


我高中理科,大学西班牙语,不是学社会学历史学人类学的,没有资格说太多,总而言之:虽然目前我们的国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虽然我们身处一个怀疑的时代,虽然真相和谎言越来越难以分辨,但是我仍然有信仰,那就是相信中国人这个群体。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