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日本旅行笔记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资讯 / 旅行笔记 / 正文

我的眼睛带你看世界1.png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日本旅行笔记

转载 2020/07/30 09:09:04 发布 来源:pinknoise 作者:pinknoise 2524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大年初二的上午,我们抵达日本关西机场,开始了第三次的日本探访。
    再次来到日本,虽然是初次来到关西机场,还是觉得一样的方便和干净,出关的手续依然快捷高效,机场的面店还是很好吃。
    集合之后乘坐JR THUNDERBIRD线从kansai空港前往京都,临近京都,天空开始阴沉下雨,火车掠过铁路线两边的一座座小镇,掠过农闲的稻田和菜地,看见遛狗的人互相打招呼,看见举伞的女孩和人匆匆分别,有人在雨中跑去。
    到达京都站天已向晚,转地铁乌丸线在乌丸御池站下车,冒雨步行到酒店。酒店是日式民宿,松井别馆簪花庭院,非常风雅的名字,所在一条街都是高档民宿,装饰非常古朴极尽极简之美。民宿的木栏白窗纸,透出橙黄色的灯光,走在这样的雨巷中,仿佛穿越到江户时代。
    进入和式房间之后,发现床铺已经铺好,桌上已经放置了京都和果子和热水,床铺的枕头上摆放着欢迎卡片和折纸的千纸鹤,温馨体现在所有的细微之处。
    冒雨出去觅食,民宿的工作人员非常热情的带我们到附近的居酒屋,喝了清酒,吃了烤串和关东煮,真是非常好吃,灯光昏暗的居酒屋,外面下着雨,口中品尝着寻常美味,这种感觉就像平日在家看日剧一样温暖而平静。
    第二天一早,雨还在下,我们在便利店买了非常好用的透明雨伞后坐地铁去二条城。二条城是德川家康觐见天皇时的驻节地,上次来二条城,是晴朗的炎炎夏日,本丸御殿上镶嵌的金箔装饰在烈日下熠熠发光。而这次来,是阴雨的冬天早晨,整个城中庭院显得烟雾蒙蒙,御殿中的房间更显阴冷昏暗,但是各个厅室的装饰画笔触依然非常庄严有力,地板的鹂鸣更加清晰。但是换了拖鞋走在木质地板上还是真冷啊。
    离开二条城,坐公交车去金阁寺。中国人对金阁寺有比较深的执念,所以也要再去看看蓝天白云下的镀金舍利殿。巧的是一到鹿苑寺大门天就开始放晴,在短短参观瞬间天空开始分明,金阁寺显露出非常耀眼的金色。然后在白蛇冢的小景掷币,一击即中,哈哈哈。聪明的一休的片头寺庙就是以金阁寺为蓝本绘制,而在国人之中,金阁寺的另一个出名之处在于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小和尚因为过于迷恋金阁寺完美无缺的样子,一把火将金阁寺烧掉,这代表了三岛及其推崇的日本文化中极致的一面,这种想法,与其说是一种爱与占有,更像是日本人向死而生的哲学,生命的更高境界,就是这种超越生死或者存在的自由。
    中午乱入一家荞麦面店,吃了各种冷热乌冬,然后去龙安寺。这也是第二次来龙安寺了,这里的枯山水真是值得静静的观赏,一看再看。对于枯山水的理解,“无池无溪处立石,称枯山水”。龙安寺的方丈庭院,是将枯山水的景和院墙远处的树木融合在一起,两次来,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静静的坐在石庭的木制台阶上默默观赏,每个人领悟到的禅意各不相同。喜欢龙安寺御朱印的“石庭”,这次来和三年前的御朱印明显变换了字体,苍劲和笔触各有不同的魅力。
     晚上在事先预订的美浓吉吃怀石料理。本来打算预约菊乃井的别馆,但是老字号不接待11岁以下的小孩,只能作罢。美浓吉也号称有三百年的历史,但是看上去显得更加现代,餐厅在大厦的地下,不如花见小路的店古朴优雅。餐厅每月改变菜单的式样,按照时令准备食材,我们是冬天来,主菜是河豚,适值2月3日的节分祭,五色豆等蔬菜都是应季的食材。菜按照开胃清淡到主菜厚重再到最后甜点抹茶回归平淡,一道一道逐一端上,每一道菜都极尽精美之能事,并且最大限度的保留了食材本身的味道和营养,装饰和辅料也都取自天然,比如串住黑豆的就是一枝连在一起的松针。菜的摆盘和造型也十分考究,浓汤之中用绿叶菜和枸杞点缀出一只灵动游水的金鱼,烤鳗鱼像一枝枯枝,上面盛放着莲藕制作的白梅......怀石料理,本来出自古代和尚们一起坐着饮茶时吃的点心和小菜,一点一点慢慢品味,过程之中连怀里的石头也都捂热了,表达的是一种时间和自然和谐共生的禅意,而我觉得这样认真的对待每一道菜的制作,也是对于上天馈赠我们食材的一种感恩的仪式。
     第三的清晨一早,我们乘JR奈良线前往伏见稻禾大社。非常喜欢伏见稻禾大社,稻禾神是农业与商业的神明,狐狸是他的稻禾神的使者,古代日本以农业社会为主,稻田中潜伏着各种狐狸,就被视为稻禾神的使者,相传在黄昏的时候穿上新的草鞋就会变成狐狸。日本有大大小小的稻禾神社三万多,伏见稻禾大社是全国所有稻禾神社的总社,门口的巨大鸟居是丰臣秀吉1589年捐赠的,此后的供奉者们不断捐献鸟居,形成了一道绕山的长长红色神道,在苍翠的山道中蜿蜒向上,红绿相映,非常好看。以前喜欢张国荣在这里拍的写真,大红鸟居的映衬下,那人那么好看,一定是狐仙。我们在这里绘制了狐狸绘马,可以实现心愿,然后下山在商业街吃了大判烧章鱼小丸子各种各样的小吃。
      回程再次经过京都站,发现这个车站的设计非常厉害,集合了新干线、JR铁路和地铁公交四种交通形式,但走起来非常简便清晰。
      然后去了京都的西阵织会馆,是京都和服制作的一大传统企业,自15世纪起就聚集了许多织工,生出了华丽高贵的“西阵织”,他们的织做方法是先将丝线染色然后再织成图样的纹织品,是驰名世界的日本代表性工艺品。在这里我们观看了传统的和服表演,对京友禅的工艺叹为观止,因为它从绘制到最终完成需要26个步骤,其中包括上色之后到鸭川中漂洗,显现出华丽的色泽。这里不禁想说,鸭川真是京都的生命之水啊。在西阵织看和服表演的时候一直想川端康成的《古都》里面描写的和服的颜色,那些纤细美丽的女孩子们穿着茶色、藏青、紫色、碎花各式各样的和服走在祗园街樱树下,确实是人间非常美丽的景象。
      晚餐路过鸭川去一家大众点评推荐的弘烧烤。鸭川在暮色中缓缓流过,忽然发现这里是上次住的加茂川馆附近,两年多的时间过去,这里好像没有什么变化,鸭川水静静流淌,大概几百年也就是这样。京都在1177年安元三年四月廿八夜晚曾经遭受大火重创,烧毁三分之一的城市,下鸭神社的多才多艺的传人鸭长明在偷学丝竹技艺被流放之后所写的《方丈记》中曾经写道:“江河流水,潺湲不决,后浪已不复为前浪。浮于凝滞之泡沫,忽而消失,忽而碰撞,却无长久飘摇之例。世人与栖息之处,不过如此。”想必是,日本人对于时间和空间的紧迫感,让他们更加珍惜和维护现存的事物,使历史古迹和文化传承都得以妥善的保存。顺着鸭川的下游看去,远处压在暮云之下有雪山肃立。
     弘烧烤在一个深深地巷子里,是非常好吃的和牛烧烤,每块牛肉都有身份标签,产自北海道的哪间牧场。酒足饭饱,回到民宿泡风吕温泉,非常享受。
     第四天我们离开大家都非常喜欢的京都,来到日本的另一个古都奈良。奈良在710至794年间曾是日本的首都,称为“平城京”,在佛教传入日本的公元6到8世纪都是日本的政治文化中心,这段时期正是日本派遣唐使到中国学习文化的繁盛时期,现存的奈良佛寺、和平城宫迹都具有典型的唐朝风格。所以在中国有一种说法就是如果想知道盛唐、中唐的样子,就要到奈良去。
     先去的是不怎么像唐朝的春日大社。日本的神社应该是日本文化的独创,他们认为任何事物只要是时间够久并被人参拜都可以被誉为神,从家中的屏风扇子到大自然中的动物植物气象变化,而巨石大树的深处,就是神明的居所。与伏见稻禾大社不同的是,春日大社供奉的是藤原家族的守护神,神社内也因藤而出名,表参道两侧是供奉者们贡献的数不清的石灯。青苔和藤蔓将石灯覆盖缠绕,整个大社都是一种翠绿幽静的气氛。
     午饭在春日大社和东大寺之间的三山料理吃粥。然后穿过比人还多的小鹿来到东大寺。佛寺又称大华严寺,是728年由信奉佛教的圣武天皇建立的,是日本全国68所分寺的总寺,因为当时建在平城京以东,所以被称为东大寺,大殿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木质建筑,大殿内供奉者15米高的卢舍那佛。侯孝贤的《叶隐娘》拍摄的是晚唐风貌,其中多数外景都是取自日本奈良,东大寺就是一个非常有标志性的取景地之一。古朴的木质建筑,千年郁气苍苍,大气磅礴的建筑之中,确实可以比重建的任何芙蓉园华清池都更能展现大唐盛世之貌。  

      然而,路过京都北野天满宫的时候我们查到,仅仅比著名的遣唐使阿倍仲麻吕(698年—770年)晚生一百年的菅原道真之后,逐渐减少了遣唐使的派遣,好像故意和中国划清了界限,在文字的书写上增加了平假名的使用,使这种女子多用的文字正式进入日本的文字之中,从而诞生了世界上最早的长篇小说《源氏物语》。《源氏物语》的发生地是在京都和奈良之间的宇治,时至今日宇治以抹茶闻名于世界游客之中。《源氏物语》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小说,除了它的篇幅和文字之外,它还开启了日本“物哀”时代。什么是“物哀”呢,就是在面对自然界万物的时候,都从心中生出一种悲哀之情,见到樱花飘落的瞬间,不是感叹樱花的美丽,而是感叹如此美丽的事物是这么的短暂。这种“物哀”的感情融入日本的民族意志,随着文学家、诗人、物语作者流传下来,极大地影响了日本的文学艺术作品,一千年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川端康成就是“物哀”的重要代表。

      白天凄风苦雨,晚上回到民宿吃寿喜烧泡风吕。
      次日起来,天空放晴气温回升,我们决定去郊外的唐招提寺。最后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棒的决定。
坐公交车快到唐招提寺所在的西京五条街时,现代城市的痕迹已经逐渐在道路两边褪去,乡村田野的面貌逐渐展现开。远处是冬天里深色的山脉,道路两边是待种的稻田,大鸟在天空飞翔,一栋一栋住宅散落在乡间各处。五条街的商铺还没有开门,整个乡下一片寂静,只有风。
唐招提寺寺院门前刚刚被清扫过,整洁。游客非常少,寺院非常寂静。正殿宏伟,钟楼鼓楼经阁肃穆。供奉鉴真坐像的御影堂草木扶疏,据说都是从中国带来的花木,堂前有俳句大师松尾芭蕉参拜招提寺时留下的俳句石刻,以表达对鉴真和尚的敬仰之情。穿过御影堂,来到埋葬鉴真和尚的院落,巨大的杉木从长满青苔的地上拔地而起,在地上留下笔直的影子,整个院落都在光影和青苔的斑驳中仿佛时间静止,仿佛事物流动。

     在日本的文化中,感叹樱花的美丽和短暂,赞叹红叶的缤纷和绚烂,也赞颂梅兰竹菊的清雅和正直,但是往往被我们忽略的,是日本文化中对青苔的态度。其实日本的国歌,也是青苔之歌,虽然只有短短四句:吾皇盛世兮,千秋万代;砂砾成岩兮,遍生青苔。和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文化中祈祷国家王朝千秋万代像磐石像高山不同,日本人好像看到的时间更长远,高山也好磐石也罢,在时间面前都会变得非常脆弱,岩石也会被时间摧毁成砂砾,砂砾会慢慢长出青苔,最后看似什么都没有,然而绵延不绝的生命力,其实就是在这些看似微小细弱的青苔之中。这与前面说的“物哀”形成了日本民族意识中的两面,一方面对时间的贯时性感到哀伤和危机,另一方面又生出以柔克刚的力量,细微之处都尽绵薄之力,以求生生不息。

      路上一直在看的是杉本博司的《直到长出青苔》,讲述他的摄影和与日本文化的关系,他这一代日本人在战后长大,接受美国化的教育,跳出日本看日本,得出了非常有趣的视角。他拍摄清晨的阳光以直角照射到三十三间堂的观音像上被冠名为《佛海》,他把拍摄的海镶嵌到供奉过佛舍利的龛中取名为《时间之箭》,从太古到洪荒,他把对日本文化的想象投影到摄影作品中,投影到他的文字里,在时间和禅意中,感到遍生青苔的喜悦。也是我们阅读和来到日本的喜悦。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