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川普还是拜登?谁胜选对中国更有利?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资讯 / 世界之窗 / 正文

我的眼睛带你看世界1.png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川普还是拜登?谁胜选对中国更有利?

转载 老马2020/09/25 15:55:57 发布 来源:一小时爸爸 作者:一小时爸爸 26815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前文提要:认字与造字法(点击阅读:认字的基础方法,就在“文”和“字”两个字中



上周末,美国出了一件震动全社会的大事,那就是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这位传奇式的大法官因为在反对性别歧视等方面的贡献,被美国人尊称为RBG —— 基本上只有最重要的政治人物才有公认的缩写,比如JFK肯尼迪,FDR小罗斯福。当然一些太能咋呼的网红政治人物短期也会有,比如现在的AOC。


老太太的过世直接引发美国全社会的混乱。因为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终身制,只能因为自己辞职或者去世才换人,换人的流程是总统提名参议院投票通过,因此哪个党当总统,就能换上倾向于自己的大法官。而最高法大法官拥有美国最可怕的法律解释权,因此如果在最高法院中自己一方稳占多数,基本就天下无敌了。


我们曾经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过RBG老太太(点击阅读:美国政府开始用阴谋论攻击中国?那就可以安心一些了)。几年前奥巴马政府的时候,民主党就担心RBG身体不好扛不住了劝她退休,但老太太要坚持革命死活不退。结果川普上台,老太太更不敢退,本来想熬到大选后,结果还是没抗住。


在距离总统大选还有2个月的时候出这种事情,等于在已经点燃的火药桶上继续倒TNT。有趣的是,4年前奥巴马快结束任期的时候,也有大法官空缺,当时民主党要换自己人当大法官,控制参议院多数的共和党拼命反对。双方对着大骂,民主党说大选不妨碍提名新法官,共和党说快大选了坚决不能换。


4年前因为民主党总觉得希拉里稳赢,所以就没拼命,结果大选是川普上台,等于送了一个大法官给共和党,后悔得吐血。川普人品爆棚,后来又抓住机会再换了一个大法官,在最高法中,现在右翼已经是5:4领先,如果这次再换一个,变成6:3,基本就坐稳几十年的江山了。


所以现在两党政客以及手下的媒体、民众基本是各自厮杀刺刀见红。民主党翻旧账说你共和党4年前不是说大选年不能换大法官么?共和党同样翻出来说你们当时也说大选不妨碍换法官的,连RBG老太太当时支持换法官的言论也拿出来当武器。


因为现在总统和参议院都是共和党的,换人成功的可能性很高。民主党想要阻击非常难,但如果万一阻击成功了,就有意思了。对于即将开始的总统大选,双方都已经做好了如果输了绝不认账打官司的准备,到时候很可能会闹上最高法。但缺少一人的最高法只有8个人,很容易变成4:4的平局不分胜负,到时候就有意思了......呵呵。




我们也说过很多次,美国大选我们就当个热闹看,其实谁上台都不会改变中美未来几十年对抗的基本格局。我们要做好的是努力工作好好学习,把中国发展好,以不变应万变就好。


但这不代表说川普和拜登谁当总统,对中国都没区别,所以我们今天多聊聊这个话题。在我们说之前,先请大家投个票吧 —— 你认为谁会赢?你希望谁会赢?你觉得谁赢对中国更有利?看看大家的想法如何。


.

.

.

.

.

.

说说我们自己的想法吧:


我们认为拜登胜选可能稍微高一些,但高不了太多,也就是51%:49%的水平,在未来1个多月中,发生一些事情让优势逆转也很可能。


我们个人更希望川普赢,毕竟建国同志这些年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不少欢乐,同时我们也很想再看到不可一世,祸害美国和世界和平的民主党建制派哭天喊地的样子。


但从对中国有利的角度来说,我们认为,拜登胜选,会对中国更有利一些




相对川普,拜登对中国的态度更理性一些。


两党这些年互撕的核心之一,就是左派骂川普通俄,右派骂拜登亲中。虽然亲中和通俄都是扯淡的,但不妨碍双方互相戳的很开心。不过这样的后果之一,就是川普一直不肯骂俄罗斯,拜登也没拼命攻击中国,不想被看做是向对方服软认输。



比如上周拜登在接受CNN的Town Hall节目访谈时,主持人库珀问他:中国是不是“opponent(对手)”,拜登被追问几次也不愿意说这个词,而是选择说,中国是“competitor(竞争者)”。然后当然被共和党方面当做拜登和中国有交易的罪证大骂。



如果是10年前,一个总统候选人被扣上这么个帽子,肯定要拼命辩解。但经过4年前川普通俄门的混战,对于如今两翼分裂的美国,拜登也不在乎被右翼骂亲中了 —— 反正我解释了右翼也不会信我,我不解释左翼也不会反对我。至于广大的中间选民?反正现在美国的选举模式是“less evil(在两个恶魔中选稍微不那么可怕一点的)”,只要让他们觉得对手更可怕就好了。其实稍微有理性一点的中间选民,都知道通俄和亲中都是扯淡的。


这就是我们之前提到过的,当美国两翼互相视对方为死仇的时候,我们就能稍微轻松一些,少被恶心。


所以从结果上,虽然我们不能指望拜登会什么亲不亲中的,但总体来说,拜登对中国的攻击会不那么明显,估计就是和奥观海同志差不多,当面和气,背后捅刀子。虽然也是捅刀子,但总比当面背后都捅刀子的川普要好一些。




拜登的战略更可预测,没有川普那么混乱。


4年前,美国人民选出了川普当总统,核心的原因之一,就是被传统政客恶心太久了,所以要弄一个局外人,死中求活来搅局突围试试,看看有没有MAGA的机会(川普的竞选口号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让美国再次伟大)。



事实证明,虽然川普的确在竞选时戳破了美国经济、政治上面的泡沫,让人民看到了变革的可能,但登基之后,也并没有能力实现什么真正的革新,连传统共和党的砍开支都做不到,只能通过建墙、反中来哄一下自己的铁粉们。竞选时天天骂美国失业率作假,股市虚高,等当选后就反过来把失业率和股市当自己成功MAGA的证据哄粉丝。


不过川普虽然没能力真的MAGA,但不妨碍他恶心全世界。如果中美贸易战只是恶心中国,退出全球气候合作的巴黎协定、退出伊朗核协议、退出WHO这些,基本是把全世界都恶心的够呛。


中国相对美国来说,最大的优势之一,在于我们的政策稳定性。比如外国政府和我们打交道基本知道协议会执行很久,和美国打交道就要担心下届政府不认账(比如可怜的伊朗),而和川普打交道,更要每天半夜刷推特担心他突然翻脸。


虽然川普的这种混乱对于破除美国的“朋友圈”很有帮助,给了中国难得的国际空间。但这种无厘头,无法预判的施政模式,对习惯制定长期战略的中国来说,也是一个不习惯也不擅长的对手。


一个新兴国家的上升和一个老牌帝国的衰落,都是具有强大惯性的。美国的问题是几十年积攒出来的,不管是川普还是拜登,都很难改变现状(点击阅读:美国用50年“内需经济”埋下今年的雷,那中国的转型怎么办)。对中国来说,如何稳定的继续“发财”才是重要的,任何可能破坏惯性的不稳定因素,都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


相对每句话都在思维跳跃的川大统领来说,拜登的政策走向、思维模式,都是我们熟悉,相对可以预判的。而可以预判的风险,就是可以预防的。


尤其是拜登如果当选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迈的总统,很可能遇到精力不济、思维减缓、健康隐患等问题,副总统哈里斯又是个典型的内斗内行的党棍模式,这两个人很难有精力/魄力应对新时代的快速变革。(点击阅读:川普还能赢吗?可能让川普连任的8个理由


换句话说,如果拜登上台,虽然国际形式上可能更严峻,美国的小弟们向心力会更强一些,但我们将会拥有至少四年,相对稳定的发展期,而美国又将继续内耗四年。




拜登上台,会有助于中国经济的发展。


中美,或者说中川的贸易斗争,核心的矛盾是全球化还是反全球化。而拜登上台的好处之一,就是他背后的利益集团同样会要求他保持全球化,这对于我们继续发展经济做出口有帮助。


拜登是传统的美国政客,是民主党传统的建制派的核心成员。而川普是外来者,趁着2016年共和党混乱的时候,成功“窃党”,经过3年多的清洗,基本已经把原先共和党的传统建制派或收服或踢走,弄得今年民主党大会上,跑去喊冤哭惨的共和党建制派丧家之犬们几乎比民主党自己人还多,丢人的很。


所以拜登和川普的区别之一是,拜登是民主党的拜登,而共和党是川普的共和党。拜登当选的好处,就是他和传统美国总统一样,会更多以自己党的核心意志,而非个人意志来进行管理。而民主党的核心意志,就是克林顿两口子、奥巴马、佩洛西、舒默等传统建制派大佬们的意志,也是建制派背后华尔街、硅谷巨头们的意志。


在全球化方面,华尔街、硅谷巨头和中国的利益是一致的:维护国际形势稳定,中美关系不至于破裂,这样就可以保持全球化经济体系不会崩溃。


全球化经济30年的最大受益者,一个是中国,一个是美国巨头们,也就是占据1%的美国精英富豪阶层,而最大的损失者就是美国的中下层人民。虽然这些年中国也有两极分化的问题,但至少中下层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是稳步提升的,虽然亿万富翁越来越多,但该脱贫的还是脱贫了。


但美国这些年,通过生产转移到海外,然后大力引导民众负债的模式,将自己的中产阶级变成卡奴,底层工人就更不要说了。我们曾经写过美国这些年的变化,美国这30年的经济增长,其实具体来看,是亿万富翁们越来越有钱,而中下层收入没变化,如果算上通胀和基建、社保方面的损失,其实是越来越穷了,这是美国人民拼死也要选出川普来搅局的理由。


全球化的“美式内需社会”核心,是巨头们将生产交到中国,利用中国廉价的生产力压低成本扩大利润,同时在美国鼓吹消费主义,将大量廉价产品倾销给失业率越来越高的美国普通居民,用信用卡、抵押等方式推动美国普通居民的负债率。


简单的说,就是鼓励普通人借钱消费买商品,同时用全球化减少成本扩大商品利润率,用几十年实现了美国财富从普通家庭向亿万富翁口袋的“迁徙”。


看一下下图:从上世纪末全球化开始,美国中下层50%的居民收入占比从21%减少到13%,而1%的富豪收入占比则从10%增加到20%,翻了一倍。甚至出现了越金融危机,越两极分化的状态。08年金融危机直接导致大量中下阶层民众破产,财富向富豪阶层转移,今年也是一样。



所以,如果按照财富变化的结果来看,全球化的背后,其实是美国亿万富翁们对自己中产和穷人的大洗劫,而在这个洗劫过程中,中国主动充当了洗劫工具的角色,收了一笔渠道费用。就算中美决裂,美国也无法回到过去的模式,已经乐此不疲的富豪们,不会把财富还给中下层,无非是把洗劫工具换成东南亚、墨西哥或者机器人而已。


在这种背景下,需要巨头政治献金支持的拜登,会比觉得自己有钱就可以瞎嘚瑟的富二代川普,对我们更有帮助。


更何况,拜登目前给出的经济政策依旧是民主党乱烧钱的模式,对于一直靠借钱过日子,经济已经出现严重问题的美国金融体系来说,这种烧钱基本就是烧命。拜登如果胜选,也许可以加速美元崩溃的进程。如果美元失去了全球储备货币的硬通货地位,那就很有趣了。




其实分析美国选举等情况,会发现中美关系基本已经陷入了无奈的境地 —— 哪个总统更能给美国添乱,就是对中国利好。这说明中美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两个经济体,共赢的可能性似乎越来越渺茫。这不仅仅对中美,对全球人民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现象(除了天天在梦游的某南亚国家)。


更无奈的是,我们很难主动逆转这个变化,因为出问题的是美国内政,所以更多的只能等待美国自己清醒过来。毕竟像普大帝一样,派网军去操作影响美国内政,只是恨敌不死,不是去缓和关系的。


美国并不是没有可能清醒,美国拥有全球最好的学术界,拥有最强大的经济、政治精英团体,发现美国问题的大有人在。从政治人物,学者到普通人,这些年希望美国能回归正轨的呼声不小,但这些理性的声音,无法逆转美国两翼撕裂越来越严重的现状。因为这种撕裂本身产生了巨大的政治经济利益,无论是两党政客,还是两翼媒体,都是社会撕裂的受益者。


2020年的美国大选,曾经有过一些理性的声音,曾经有过一些能让美国回归理性的可能,但这些可能却被利益集团迅速碾灭,这才是美国此次选举中所暴露出来的最大无奈。


这些以后下回书分解吧。



和中美关系,国际形势相关的文章,可以点击我们公众号下方工具栏的【搜索文章】,在搜索栏里输入“国际”来查找。



  • 互联网时代撕裂了美国,中国呢?

  • 美国政府开始用阴谋论攻击中国?那就可以安心一些了

  • 反歧视示威运动的副作用:乱世佳人、小不列颠下架,汪汪队立大功被抗议

  • 美国人民这么痛恨警察......吗?

  • 哥伦布、华盛顿的雕像被毁,老罗斯福的要被拆除,美版“文革”要开始了么?

  • 美国用50年“内需经济”埋下今年的雷,那中国的转型怎么办

  • 中美关系会回暖吗?

  • 赢得中美对抗的关键:不要陷入国家上升期的“爱国陷阱”

  • 神权美国的恐惧症

  • 李显龙:新加坡怎么看华为和中美争端

  • 川普还能赢吗?可能让川普连任的8个理由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